霧裡看花


用户名: 密 码: Cookie: 注册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诗词学院
文章中心
诗词影像
图书商城
专题展示
社团在线
诗词论坛
簡繁切換
诗讯 诗海 诗人 诗话 诗论诗教 诗刊 诗画 诗社 入门 提高 鉴赏 趣闻 文史 楹联 专题
提交
征稿及活动信息
云南•通海“秀山杯”全国诗词、楹…
重磅!诗友创作基地与合作单位申报…
《当代诗词点评汇编》出版征订
第三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征稿通知
茅台古镇诗词擂台赛英雄帖
"大好河山"中华全国诗文联赋大赛暨…
散曲申遗告捷,邀您共享欢乐
李旦初先生八二寿辰征和
《无咎诗三百》——特色诗集推荐
中华诗词论坛首届"两月一题"诗会
新书上架
· 虎啸龙吟
· 长白山诗词2015增刊
· 鹤乡神韵(二周年庆)
· 诗国传奇(上)
· 对联
· 花鸟诗词欣赏
· 人间词话
· 天涯吟草
· 龙胆紫集

您现在的位置:中华诗词网>> 文章中心>> 楹联园地
最佳楹联结构·第4章 两行对仗艺术

作者:佚名诗人 来源:友情提供|网络 阅读: 194 更新:2014年03月15日 字号:小 大

  两行对仗是楹联的本质特性,是楹联艺术的核心。

  明李东阳《麓堂诗话》云:“律诗对偶最难”,两行对仗之难,不言而喻。但楹联对仗与律诗、骈文有所不同。律诗对仗是单对,限于五言或七言两句之间,通常用于颔联和颈联。骈文对仗主要是偶对,限于四言(或五言)和六言(或七言)四句之间。楹联是两行对仗,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四种基本句式,可任意选用,不限句数;既有两边相对,又有同边自对;其格律之严不亚于律诗,其花样之多更超过骈文。由于楹联对仗的这些特点,使对仗艺术发展到登峰造极。

§4.1 “重”与“对”

  两行对仗的全部理论与技巧,在于认识与处理“重”(repetition)与“对”(antithesis)。追根溯源,“对偶”由“重复”演化而来。在诗歌、乐曲中常见同一诗句或同一旋律的反复(refrain)。诗句在反复一次时,只需改变若干字就成为对偶形式,例如:

  山有扶苏(《毛诗·郑风》)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南风歌(《孔子家语·庙制》)

  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
  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这种以两边同位重字为特征的对偶形式,称为“相重相对”,在楹联中已罕见。例如:

  ●释硕揆书赠钱陆灿(《楹联丛话》卷一)

  名满天下,不曾出户一步
  言满天下,不曾出口一字

  钱陆灿,字湘灵,常熟人,顺治举人。好藏书,教授常州、金陵间,从游甚众。王应奎《柳南随笔》称:此联“为三峰释硕揆所书”。每边10字,其中7字相同,3字不同(名/言,户/口,步/字)同声相对,句脚全仄,很难说是楹联。

  随着楹联对仗从“相重相对”发展为“自重自对”,“相重相对”已罕见。但个别虚字“相重相对”现象依然存在。在无法避免时,亦不必苛求。例如:

  ●归有光赠某公联(《楹联三话》卷上)

  居东海之滨
  如南海之寿

  “重”与“对”,是“同”与“异”的特例。“重”,就是完全相同,按不同情况称为:重复、反复、重字、重句、叠字、叠句、相重、自重、等等。“对”,就是互相对立,按不同情况称为:对偶、对仗、正对、反对、言对、事对、相对、自对、等等。

  楹联异中有同:相对的两行(或称两边)属于同一副对联,同一主题;相对的两句通常属于同一语法结构;相对的两字属于同一词类。

  楹联同中有异:同一个主题,必须从两个不同角度来描述或议论。同一副对联,两边忌合掌,忌相重相对,忌不规则重字;而同边自重自对,允许重字、重句。以上是概说,下面择要分别叙述.

§4.2 词性相同(以类相从)

  属对是做诗的基本功,更是撰联的基本功。刘坡公《学诗百法》云:“学习对偶之法,不外以平声字对仄声字,以仄声字对平声字,而字面则以类相从。”平仄相对是对仗的声律原则。一字至七字属对,请参阅本书§3.5.2七种楹联句式的平仄。这里不再多说。字面以类相从是对仗的语法原则。“以类相从”,按现代语法来说,就是词性相同,即要求以词性相同之字属对。按现代汉语语法,词有实词、虚词两大类,然后分为12类:

  词——实词——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
     虚词——副词、介词、连词、助词、叹词。

  对仗最重要的是:实词对实词,虚词对虚词。除一般词性相同外,数字、色彩、方位、人名、地名的对仗最令人瞩目,不能等闲视之。例如:

  ●徐宗幹(树人)咏炭(朱应镐《楹联新话》卷一)

  一半黑时犹有骨(1100011)
  十分红处便成灰(0011100)

  朱应镐《楹联新话》卷一云:官场口语,以得宪眷者为“红”,否则为“黑”。同治初元,徐清惠公(宗幹)抚闽时,前抚满洲仲文中丞(瑞瑸)总督正轩制府(庆瑞)以事被劾去位,一时私人废黜殆尽。公咏炭有句云:“一半黑时犹有骨,十分红处便成灰”谓此。程同轩太守(荣春)为书其语,加跋,锓本,印成楹帖,分贻寅好。今多有悬挂者。附要津者可以鉴矣。

  此联对仗工整,含义深刻。一/十,数词;半/分,名词;黑/红,色彩;时/处,时空;犹/便,副词;有/成,动词;骨/灰,名词。

  词性一般按词的本义确定。但不少汉字为多义词(polysemant),且分属不同词类,在形态(morphology)上无法区别,词性须由上下文(context)决定。在不同场合,同一个词可能有不同含义,其词性也可能会有所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按照该词在句中的功能(function),并参照相对之字的词性,最后确定。

  ●郑仁圃集句题九江天后宫墙外(《楹联续话》卷四)

  潮平两岸阔
  花满九江春

  阔/春,按本义,阔,形容词;春,名词。此联春字,春色也,可视为形容词。

  词组结构必须相同。并列结构对并列结构,偏正结构对偏正结构,不可混肴。例如:

  ●潘松谷(伟)题扬州驾鹤楼(《楹联丛话》卷七)

  楼台突兀排青峰
  钟磬虚徐下白云

  楼/台,突/兀(叠韵),钟/磬,虚/徐(双声),并列结构。青峰/白云,偏正结构。

  句结构在一般情况下也相同,例如:

  ●集颜鲁公《争坐位帖》字(《楹联丛话》卷十一)

  畏友恨难终日对
  异书喜有故人藏

  此联为倒装句,以便突出“畏友/异书”并为格律所需。原序为“恨难终日对畏友/喜有故人藏异书”,比较平淡,且不合格律。

  但在多数情况下,两边相对,只要求字面对仗工整,不必死抠句结构。至于在同边自对情况下,两边相对,只要求虚实相同。,

§4.3 反对为优

  刘勰《文心雕龙·丽辞》“丽辞之体,凡有四对:言对为易,事对为难;反对为优,正对为劣。言对者,双比空词者也;事对者,并举人验者也。反对者,理殊趣合者也;正对者,事异义同者也。”

  反对的优越性在于“理殊趣合”。道理不同,旨趣相合,也就是相反相成,殊途同归。这是对仗精义所在,不可不知。例如:

  ●松江徐氏女题西湖岳坟(《楹联丛话》卷四)

  青山有幸埋忠骨
  白铁无辜铸佞臣

  此联可以明显看出使用了反义词属对:青山/白铁,有幸/无辜,忠骨/佞臣,对比鲜明,而且使本来无情之物,也带有感情色彩。

  ●伍生辉春联

  十年宦比梅花冷
  一夜春随爆竹来

  伍生辉居成都,宦情萧瑟,十年候补,更无消息。某岁除夕写了这副春联,以抒心怀。川督锡良见其书法非泛泛之流,乃召见,授署绵竹知县。此联没有使用反义词,但在时间上(十年/一夜)和心态上(冷落/热闹)对比强烈。最可贵的是:消极中有积极,失望中有希望。终于得到伯乐的赏识。

  ●纪昀挽朱笥河(《楹联丛话》卷十)

  学术各门庭,与子平生无唱和
  交情同骨肉,俾予后死独伤悲

  上联不露声色的写实手法,使人以为彼此关系不密切,感情不深。错了!作者采取类似相声“系包袱”的手法,使人误入歧途。等到下句“抖包袱”时,就产生轰动效果。这是更高层次的反对。

§4.4 正对为劣(忌合掌)

  刘勰《文心雕龙·丽辞》举例说:“仲宣《登楼》云:锺仪幽而楚奏,庄舄显而越吟。此反对之类也。孟阳《七哀》云:汉祖想枌榆,光武思白水。此正对之类也。”

  在这两个例子中,幽/显,是反义词(antonym),故称反对;想/思,是同义词(synonym),故称正对。由此可见,刘勰所说“正对为劣”,就是指词形不同,词义相同,也就是“合掌”。“正对为劣”的原因是:重复讲了意义相同的话,而并未起到强调作用。例如:

  ●扬州九峰园玉玲珑馆(《楹联丛话》卷七)

  高树夕阳连古巷
  小桥流水接平沙

  此联集薛能、张谓句,对仗十分工整。句中唯一动词“连/接”合掌,显得单调。

  袁枚《随园诗话》卷五云:黄星岩随园偶成云:“山如屏立当窗见,路似蛇旋隔竹看”。厉樊榭崇光寺云:“花明正要微阴时,路转多从隔竹看”。二人不谋而合。然黄不如樊者,以“如”字与“似”字犯重。竹垞为放翁摘出百余句,后人当以为戒。

  按袁枚所说,“如”字与“似”字犯重,是同义词,是合掌,理论上没有错。但在陆放翁诗里就可以找出百余处,说明实际上有时难以避免,不必苛求。如:

  ●纪昀自题联

  浮沉宦海如鸥鸟
  生死书丛似蠹鱼

§4.5 句内自对(当句对)

  洪迈《容斋续笔》卷三《诗文当句对》云:“唐人诗文,或于一句中自成对偶,谓之当句对。”并举李义山一诗为例:

  李商隐《当句有对》

  密迩平阳接上兰,秦楼鸳瓦汉宫盘(1100110,0011100)
  池光不定花光乱,日气初涵露气干(0011001,1100110)
  但觉游蜂饶舞蝶,岂知孤凤忆离鸾(1100011,0011100)
  三星自转三山远,紫府程遥碧落宽(0011001,1100110)

  密迩:靠近。平阳:相传为尧都,秦置河东郡,今临汾。上兰:汉宫观名,今西安附近。三星:参宿、心宿、河鼓。三山:方丈、蓬莱、瀛洲。紫府:仙人居所。碧落:天空。

  按:此诗八句,句句有当句对:平阳/上兰,秦楼/汉宫,池光/花光,日气/露气,游蜂/舞蝶,孤凤/离鸾,三星/三山,紫府/碧落。但所谓“当句对”,仅仅是词性相对,平仄不拘。其中有三组重字相对(池光/花光,日气/露气,三星/三山)。

  当句对在唐诗中屡见不鲜。举例如下:

  一字对

  杜甫《登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吴/楚,东/南,乾/坤,日/夜,自对。

  杜甫《宿府》“风尘荏苒音书断,关塞萧条行路难”。风/尘,荏/苒(双声),关/塞,萧/条(叠韵),自对。

  杜甫《曲江》之二“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寻/常,自对。《左传·成十二年》注:“八尺曰寻,倍寻曰常”。

  二字对

  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二“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紫台/朔漠,青冢/黄昏,自对。

  杜甫《登高》“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还”。风急/天高,渚清/沙白,自对。

  陆游《游山西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山重/水复,柳暗/花明,自对。

  自对工整,相对亦视为工整。楹联句中自对继承了律诗的传统。例如:

  ●陆眉生挽周翠琴(朱应镐《楹联新话》卷十)

  生在百花前,万紫千红齐俯首
  春归三月暮,人间天上总销魂

  朱应镐云:咸丰年间,京师有名优周翠琴者,生于花朝前一日,以三月末卒。

  此联雅切周生卒时令。“万紫/千红”自对,“天上/人间”自对。

  钱钟书《谈艺录》云:“此体创于少陵,而名定于义山。”实际上不同于洪迈定义的“当句对”,而是指当句对中有重字者,可称为“重字自对”。因为重即是对,对即是重,亦可称为“自重自对”。

  例如:

  唐杜甫《闻官军收两河》“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曲江对酒云》“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白帝》“戎马不如归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

  李商隐《杜工部蜀中离席》“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春日寄怀》“纵使有花兼有月,可堪无酒又无人”,《当句有对》“池光不定花光乱,日气初涵露气干”。

  韩愈《遣兴》“莫忧世事兼身事,且著人间比梦间”。

  白居易《偶饮》“今日性情如往日,秋风气味似春风”,《寄韬光禅师》“东涧水流西涧水,南山云起北山云”,“前台花发后台见,上界钟声下界闻”。

  宋刘子仪《咏唐明皇》“梨园法部兼胡部,玉辇长亭复短亭”。

  邵尧夫《和魏教授》“游山太室更少室,看水伊川又洛川”,《所失吟》“偶尔相逢即相别,乍然同喜又同悲”。

  王安石《江雨》“北涧欲通南涧水,南山正绕北山云”。

  刘原父《小园春日》“东山云起西山碧,南舍花开北舍香”。

  梅尧臣《春日拜垄》“南岭禽过北岭叫,高田水入低田流”。

  黄庭坚《杂诗》“迷时今日如前日,悟后今年似去年”,《同汝弼韵》“伯氏清修如舅氏,济南萧洒似江南”,《咏雪》“夜听疏疏还密密,晓看整整复斜斜”,《卫南》“白鸟自多人自少,污泥终浊水终清”,《次韵题粹老客亭诗后》,“惟有相逢即相别,一杯成喜只成悲”。(钱钟书《谈艺录》1986年,中华版,1986年,第11-12页)

  又:

  元萨都剌《望吴山》“后岭楼台前岭接,上方钟鼓下方闻”。

  冒借庐殷书联“姑迟一食当再食,更坏何衣补此衣”。

  清邵子湘《西湖》“南高云过北高宿,里湖水入外湖流”。

  祁叔颖《雨后》“暑雨送凉似秋雨,高田流水入低田”。

  莫子偲《青田山中喜故人相遇》“东邻鸟过西邻遇,下番花连上番开”。

  黄廷昭《晚泊九江》“东浦水连西浦水,大姑山接小姑山”。

  朱紫贵《初秋泛湖》“风声远送树声到,水气凉兼花气浮”,“后巷莲开前巷谢,南山船少北山多”,“山自云中出云外,云从山北度山南”。

  郑子尹《自霑益出宣威入东川》“出衙更似居衙苦,愁事堪当异事徵”,“逢树便停村便宿,与牛同寝豕同兴”,“昨宵蚤会今宵蚤,前路蝇迎后路蝇”。

  钱载《清隐庵》“蛙语入人语,山香连水香”,《风渚湖》“禺山翠对丰山立,下渚清连上渚开”,《月桥作》“日气晓蒸云气暖,钟楼新出鼓楼高”,《和御制咏风花》“绿枝暗比红枝亚,三里浓胜五里开”,《咏绣樱花》“畹晚留春更留月,玲珑如玉也如珠”,《春游曲》“土山抱得石山势,柳树浓于松树林”,《题寒山旧庐图》“见画最先题最后,江仍当阁树当楼”,《题紫藤花图》“晚来花重晓来枝,今日人看昨日诗”,《清明至万寿寺》“黄尘几辈埋黄壤,佛树依然傍佛台”,“东院轻阴西院暖,十分好句百分杯”,《晚出花坞书堂独行》“钓蟹无竿还放蟹,采蓴有艇漫思蓴蓴”,《百花洲追怀金总宪、先文端》

  钱钟书评曰:“每如俳谐打诨。清高宗诗亦多此制,一体君臣,岂所谓上有好而下必甚耶。(《谈艺录》183-185页)

  又云:“律体之有对仗,乃撮合语言,配成眷属。愈能使不类为类,愈见诗人心手之妙。”

  仅举其中数联为例:

  唐李白《子规》“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

  《海录碎事》卷二十二引张祜句“杜鹃花发杜鹃叫,乌臼花生乌臼啼”。

  残唐五代杜荀鹤《隽阳道中》“争知百岁不百岁,未合白头今白头”。

  宋邓林《皇荂曲·赋江郊渔弋》“鸿鹄鲲鹏鵰鶚鶻,鳟鲂鰷鲤鰋鲿鯋”。

  杨万里《红锦黄花》“节节生花花点点,茸茸丽日日迟迟”。

  钱箨石《宜亭新柳》“如何密密疏疏影,绊惹千千万万丝”,《德安北山行雨》“旱禾渴雨雨而雨,修树藏山山复山”。

  诸襄七《前韵酬和》“似李似梅还似蝶,非球非璧亦非珠”。(《谈艺录》187-191页)

  楹联也有句内重字自对,例如:

  ●康熙六十寿辰般若庵经棚联(《楹联丛话》卷一)

  周雅赓歌,如山如川如日月
  箕畴敛福,曰富曰寿曰康宁

  梁章钜云:康熙五十二年,恭值仁庙六旬万寿。自大内出西直门达西苑,一路皆有牌楼坛宇。每座落必有楹联,肃括宏深,闻皆出当时名公硕彦之手。

  周雅,周代的《大雅》和《小雅》。赓歌,作歌唱和。《大雅》“如山之苞,如川之流”,比喻军队不可动摇,不可阻挡。《小雅》“如月之恒,如日之升”,比喻国家蒸蒸日上,繁荣昌盛。箕畴,即《洪范九畴》,相传为箕子所述。《周书·洪范》“五福;一曰寿,二曰副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

  此联引经据典,字字有来历,极尽歌功颂德之能事。结构上最大的特点是七言句由二、二、三合成,而且具有独立性。“如山,如川”/“曰富,曰寿”是独立的二言句,“如日月/曰康宁”是独立的三句。为了方便起见,仍可视为七言句的特例。

  此联第二句如/曰,以间重形式出现三次。正如《谈艺录》所说“在五七字中翻筋斗作诸狡狯”,已经变出这些花样。不受五七字束缚的长联,当然可以大做文章。下面超越句的范围,讲同边自对、同边自重、同边重字、自重自对等花样。这些都是两行对仗的最精华。

§4.6 同边自对(自对句)

  楹联把句中自对扩大到同边自对,成为两行对仗艺术的精华。例如:

  ●阮元题杭州贡院(《楹联丛话》卷六)

  下笔千言,正桂子香时,槐花黄后
  出门一笑,看西湖月满,东浙潮来

  贡院是科举时代考举人的场所,学而优则仕。上联说考试季节很美,有利于发挥才智,中举当官。桂,隐含“折桂”,即中举;槐,隐含“槐厅”,即官厅。下联说考完后不管成绩如何,可以放松一下,去西湖赏月,钱塘观潮。用诗一般的语言,做做思想工作,合情合理。

  此联文字简炼,对仗工丽,四言自对很有艺术魅力。

  ●费西墉(锡章)题书室(《楹联丛话》卷十二)

  酒阑兴倦,事过境迁,祗不忘游过名山,别来旧友
  春去仍归,人老难复,更休诧殿前起草,海外题诗

  梁章钜云:费西墉“久为军机章京,以才望著名,及居谏垣,又曾奉命充册封琉球使者”故云“殿前起草,海外题诗”。

  酒阑兴倦/事过境迁,自对句。游过名山/别来旧友,自对句。

  春去仍归/人老难复,自对句,殿前起草/海外题诗,自对句。

§4.7 同边自重(自重句)

  ●明袁于令门联(《楹联丛话》卷十二)

  佛言不可说,不可说(00011,011)
  子曰如之何,如之何(11100,100)

  梁章钜云:前明袁箨庵(于令)以荆州守罢官,流寓金陵,落魄不得意。大书门联云:“佛言不可说 不可说/子曰如之何 如之何。”亦自谓以经对经也。

  上联出自《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下联出自《论语·卫灵公》“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未如之何也已矣。”均出自经典,但已经改写,不是集句。

  此联妙在不言中有牢骚,无奈中有幽默。两个三言句全重,其结构变异为(111/000)。自重句是指结构相同,联文重复(全部自重,或部分重字)的两句。因为平仄与字集是一对多的映射关系,自重句可以有多种表现形式,其结构相应变异。

§4.8 重字自对

  重字自对包括重字的各种形式,有叠重、连重、间重等等。

  ●西湖花神庙旧联(《楹联丛话》卷六)

  翠翠红红,处处莺莺燕燕(1100,110011)
  风风雨雨,年年暮暮朝朝(0011,001100)

  此联由叠字组成,每边两句,46格。“红红”对“翠翠”,“燕燕”对“莺莺”,“雨雨”对“风风”,“朝朝”对“暮暮”,都是句中叠字自对;只有“年年”对“处处”是叠字相对。梁章钜评曰:“曼调柔情,与题恰称”。

  ●顾宪成题东林书院(《名联谈趣》275)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0011100,0011)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1100011,1100)

  顾宪成(1550-1612),字叔时,无锡人。明万历进士,累官至吏部文选郎。

  ●南京燕子矶永济寺(《楹联丛话》卷六)

  松声竹声钟磬声,声声自在(0011100,0011)
  山色水色烟霞色,色色皆空(1100011,1100)

  《楹联丛话》云:燕子矶本在江中,近因沙滩日长日宽,遂离江稍远。有高阁凌空而立,俗所称铁锁链孤舟者,今铁索尚存,犹令人不可方物。旁有永济寺。

  此联与上联结构完全相同,都采用七四倒接和重字自对结构,但风格迥然不同。前者入世,后者出世;前者与东林书院学风相称,后者与永济寺净土相称,绝对不可更换。

  此两联虽为倒接,因重字自对,更富有特色,在风格上掩盖了倒接的特点.

  ●刘师亮庆“双十节”(苏文洋《古今联话》第110页)

  普天同庆,庆得自然,庆庆庆,当庆庆,当庆当庆当当庆(0011,1100,011,011,1100011)
  举国若狂,狂到极点,狂狂狂,懂狂狂,懂狂懂狂懂懂狂(1100,0*11,100,100,0011100)

  民国17年(1928年)“双十节”,刘师亮在他所住的成都昌福馆门外,贴了一副对联,以示庆贺。

  此联第一句为林纾巧对(见龚联寿《中华对联大典》第642页)。第三句“庆庆庆/狂狂狂”是独立的一言句,以“三叠”形式出现,用以加强语气。“当庆”是“应当庆祝”,又是打击乐器“铛”与“镲”发出的音响;“懂狂”是“懂得狂欢”,又是打击乐器“鼓”与“锣”发出的音响。作者采用极度夸张的语言表示“庆祝”,使人感到滑稽可笑,从而发泄了无可指责的不满情绪。

§4.9 自重自对

  ●俞樾题静趣(《春在堂全集·楹联录存》)

  七旬外老翁,固知死之为归,生之为寿(11100,001100,0011)
  半日内静坐,不识此是何地,我是何人(00011,110011,1100)

  俞樾题曰:“余喜静坐,人事纷扰未能也。山馆中偶一为之,颇得静趣,因题此联。”

  此联第二句后四字与第三句四字“死之为归,生之为寿/此是何地,我是何人”形成四言自对,但其中“之为/是何”两字分别自重,故称自重自对。因重字覆盖格式,平仄不拘。自重自对是自对句的特例,在结构上,与自对句相同。

  如果把“死之为归/生之为寿”前四字和后四字分别放在两边,就形成“相重相对”,这是对联的大忌。现在放在同边,形成自重自对,不仅合律,而且意义连贯,重字还增强了节奏感。其中奥妙,不可不知。

§4.10 自对自重

  ●周策纵集宋词

  别来风月为谁留,二分尘土,一分流水(0011100,0011,0011)
  峰到春归无处寻,红了樱桃,绿了芭焦(1100011,1100,1100)

  此联第三句和第四句结构相同(0011,0011/1100,1100)属于自重句,但在字面上只有第二字(分/了)自重,其他三字“伪自对”,故称自对自重。

  此联集石孝友《鹧鸪天》,苏轼《水龙吟》,辛弃疾《贺新郎》,蒋捷《一剪梅》句。对仗之美集中在“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两句上。

  通篇描述杨花,实际上是惜春、送春。春天在那里?如果把春天分为三分,二分化尘土而埋没,一分随流水而消逝。飘杨花的时候,也是送春的日子。

  春天真的消失了。但是不必遗憾,初夏不比暮春逊色。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恰恰与“二分尘土,一分流水”形成鲜明对比,不仅在视觉上,而且在听觉上。红与绿,土与水,有形与无形,存在与消失,这一切都产生在“春夏之交”。何况“樱桃”和“芭蕉”还是押韵的。

  别来风月为谁留

  石孝友《鹧鸪天》(《全宋词》第2033页)

  家在东湖湖上头。别来风月为谁留。落霞孤鹜齐飞处,南浦西山相对愁。真了了,好休休。莫教辜负菊花秋。浮云富贵何须羡,画饼声名肯浪求。

  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全宋词》第277页)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路旁,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余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扬花点,是离人泪。

  啼到春归无寻处

  辛弃疾《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全宋词》第1914-1915页)

  绿树听鹈鴂。更那堪、杜鹃声切。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酸未抵、人间离别。马上琵琶关山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看燕燕,送归妾。将军百战声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全宋词》第3441-3442页)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度与泰娘娇。风又飘飘。雨又萧萧。何日归家洗客袍。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4.11 对仗工切

  楹联有三个层次:平仄层是声律结构,对仗层是语法结构,构思层是逻辑结构。为了突出楹联与其他文体的区别,也为了叙述方便,先讲平仄,再讲对仗,最后讲构思。其实撰联过程与叙述刚好相反:首先立意构思,然后文字表达,同时考虑平仄。因为楹联的立意构思与吟诗作文大同小异,所不同者,确定主题后须从两个不同角度构思。因此“对仗工切”就是楹联构思过程的具体表现。

  一篇文章、一首诗、一副楹联,能否成为杰作,成为精品,贵在“立意”。宋吴可《藏海诗话》云:“凡看诗,须是一篇立意,乃有归宿处。”(丁福保《历代诗话续编》上,1997年中华版,第329页)。立义必须切题。楹联与其他文体区别之一是,表面无题,实际有题。楹联张贴、悬挂、书写、或铭刻在实体上,与主题环境相适应,显而易见,不言而喻。因此梁章钜评联常用“骈切”、“雅切”、“工切”、稳切“等语。

  §4.11.1 切人

  ●徐渭题蟂矶孙夫人祠(《楹联丛话》卷六)

  思亲泪落吴江冷
  望帝婚归蜀道难

  陈寿《三国志》云:“先主遣诸葛亮自结于孙权。权遣周瑜、程普等水军数万,与先主并力,与曹公战于赤壁,大破之……琦病死。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权稍畏之,进妹固好。”可见孙权将其妹嫁给刘备是巩固孙刘联盟的需要。此联充分揭示出孙夫人感情上的两难处境。字面上不著孙夫人一字,但字字表达了孙夫人在刘备出走后的悲哀与思念。

  ●钱梅溪(泳)题常熟草圣祠

  书道入圣明,落纸云烟,今古竞传八法
  酒狂称草圣,满堂风雨,岁时宜奠三杯

  《新唐书·李白传》“文宗时诏,以白歌诗、裴旻剑舞、张旭草书为三绝。旭苏州吴人。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或以濡墨而书,既醒自视,以为神不可复得也。”此联把张旭书道之神,嗜酒之狂,表现得淋漓尽致。

  §4.11.2 切事

  ●徐渭题绍兴汤绍恩祠

  炼石补星辰,两月兴工当万历,纘禹之绪
  凿山振河海,千年遗迹在三江,于汤有光

  绍兴滨海,常有水患。明汤绍恩任绍兴太守时,创建应宿闸后解决了水患问题。故后人立祠纪念。此联并不泛泛地歌功颂德,而是记载了当时的工程情况,可以当地方水利史读。梁章钜评曰:“两用成遇,一切其事,一切其姓,越人每述之。”

  §4.11.3 切地

  ●苏州虎丘花神庙

  一百八记钟声,唤起万家春梦
  二十四番风信,吹香七里山塘

  虎丘山在苏州西北七里,寒山寺在苏州西十里枫桥。一百八记钟声来自寒山寺。虎丘附近多花农,故云吹香七里山塘。虎丘花神庙不同于西湖花神庙。梁章钜评曰:“却移作西湖花神庙联不得”。

  §4.11.4 切时

  ●钱裴山(楷)题黄鹤楼(《楹联丛话》卷六)

  我去太匆匆,骑鹤仙人还送客
  此行良眷眷,落梅时节且登楼

  钱楷任湖北巡抚刚三个月,又奉命内调。此联写在匆匆离任前登黄鹤楼。落梅时节四字,极有时令特色,依依之情十分真切,故能引起读者共鸣。

  §4.11.5 切景

  ●黄万春题敦煌鸣沙山月牙泉月泉阁

  一湾水曲似月宫,仙境涤尘心,顿起烟霞泉石念
  五色沙堆成山岳,晴天传逸响,恍闻丝竹管弦声

  上端有扁额“别有天地”,楹联落款“清黄万春撰,甲戌端阳心斋姜家诚书”,知为1994年重刻旧联。敦煌鸣沙山月牙泉以“大漠奇观”著称于世。2001年8月8日与刘明诚同志结伴往游,方知沙泉共存之奇。月牙泉三面为沙山所困,自古以来沙不进泉,一奇也。山脊沙积如刃,人走驼踩,宿夕复初,二奇

点击图标,表达阅读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上一篇:最佳楹联结构·第5章 集句联:古典文学的解构 下一篇:最佳楹联结构·第3章 最佳楹联结构
相关热门文章
· 二00八年新春对联· 对联三型说· 也说对联的“六大悲哀”· 苏轼的楹联艺术探微· 梁章钜《楹联丛话》解读· 品味鼠联· 楹联趣事·弟兄· 楹联趣事·风流才子纪晓岚· 楹联趣事·晏殊巧逢“燕归来"· 楹联趣事·名士联话二
| 版权申明 | 微信/手机应用 | 服务内容 | 欢迎投稿 | 联系我们 | 会员下载 | 灵雅文化 |
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 京ICP备15020098号 | 公安备案:200303E002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太平桥西里38号
申明:本站转载作品,意在弘扬诗词文化。如有版权疑问,敬请联系指出,即行删除改正。谢谢!

© 霧裡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