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裡看花


用户名: 密 码: Cookie: 注册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诗词学院
文章中心
诗词影像
图书商城
专题展示
社团在线
诗词论坛
簡繁切換
诗讯 诗海 诗人 诗话 诗论诗教 诗刊 诗画 诗社 入门 提高 鉴赏 趣闻 文史 楹联 专题
提交
征稿及活动信息
云南•通海“秀山杯”全国诗词、楹…
重磅!诗友创作基地与合作单位申报…
《当代诗词点评汇编》出版征订
第三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征稿通知
茅台古镇诗词擂台赛英雄帖
"大好河山"中华全国诗文联赋大赛暨…
散曲申遗告捷,邀您共享欢乐
李旦初先生八二寿辰征和
《无咎诗三百》——特色诗集推荐
中华诗词论坛首届"两月一题"诗会
新书上架
· 虎啸龙吟
· 长白山诗词2015增刊
· 鹤乡神韵(二周年庆)
· 诗国传奇(上)
· 对联
· 花鸟诗词欣赏
· 人间词话
· 天涯吟草
· 龙胆紫集

您现在的位置:中华诗词网>> 文章中心>> 楹联园地
学习写对联·第三章 学习与练习

作者:佚名诗人 来源:友情提供|网络 阅读: 330 更新:2014年03月15日 字号:小 大

  学习与练习写对联,要从初步的打基础的练习方法开始。待有一定的水平后,再试验应用一些高级的方法来巩固与提高。

第一节 一些初步的学习与练习方法

  了解一些术语

  在这里,我们先把前一章中讲过的,以及还没有讲到的一些和“对联”本身相关的术语综括在一起,进行解释。这样,既便于初学者了解一些基本概念,更有利于此后的学习。

  先说对联,它有三个基本条件:一、一组平仄基本调谐的对仗的句子;二、从内容上看,共同表达一个主题;三、它是一种综合性艺术品,有载体。

  楹联,原指悬挂在楹柱上的对联,后来发展为对所有的对联的一种雅致的称呼。但是,粗俗的对联,如某些黄得露骨的喜联,称之为楹联,恐怕它就当不起了。只可还叫它对联吧。从这一点上看,对联的涵盖范围比楹联略宽。

  单就对联上的文字内涵来说,可以称之为联语。大部分联语是成句的,有的还有分句,从而可称之为联句。对联的一组联句分上下,习称上联、下联,合在一起就是全联。上下联,从平仄、对仗等方面看,都是相对的,称为对句。另有一组术语:把上联称为“出句”,下联则称为“对句”。此“对句”与上下联合称“对句”的那个“对句”是两种场合下的不同概念,阅读相关书籍时,必须注意区分开。

  对对子,就是组织起一对汉语语言和文字的对偶,从一个字到无数个字,只要能对得上就行。这种对偶,在诗句中称为对仗。后来在对联中也沿袭了对仗这一专名词。注意:光对对子,可以不必顾及是否能在意义上组成一副对联,也就是说,不一定追求非得在最后写成对联。所以,对子还不是对联,讲对对子的书和讲对联的书,严格地说是两类。清代梁章钜编著的《楹联丛话》,所录绝大多数是楹联的联语,实用于载体之上就成了真正的楹联。可是,同是他编著的《巧对录》,所录的绝大多数是对子,那是很难实用于载体上的。也就是说,那些都不是楹联,或说都不是对联。但是,对对子,如果不是字词对而是成句地对,也可称为对句。当然,这里所谓的对句,也是专就内涵说的,牵涉不到载体问题。

  对对子是撰写对联的基础,是写对联的基本功。但是,学习对对子不仅是作对联的基本功和基础,从历史上看,更是创作中国古代格律诗、写作骈体文(包括八股文等)等诗文的基本功和基础。讲对对子的书籍,涉及古代启蒙教育中为创作诗文作准备的面很宽。

  当然,我们这里主要讲的是对联,所以,讲对对子,也是环绕着作对联来讲。

  读一两本启蒙的讲授对对子的书籍

  唐宋以来,特别是明清两代,儿童一入学,认识了一两千字,读过几本启蒙书如“三、百、千、千”(《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的总合简称)之后,就要练习对对子了。在学习对对子的同时,学习押韵。这都是为了给以后写律诗,特别是写试帖诗作准备,同时为写八股文作准备。

  讲授对对子的书籍有多种,主要的常见常用的有《声律启蒙》、《笠翁对韵》(笠翁是清初著名戏曲小说家兼大杂家李渔的字),还有《声律发蒙》、《对属发蒙》、《对类》等。

  这种书籍大致上都是从一个字对一个字的对子开始,发展到十多个字的对句为止。从少到多,由浅人深。它们是按诗韵编排的,这就使学童在学习对对子的同时,也熟悉了近体诗的押韵。再进一步,为了学习写近体诗,特别是写试帖诗,就要经常参考《佩文诗韵》、《诗韵合璧》、《诗韵全璧》这类书籍。这种书籍中也附有现成的对子,当然更是按韵编排。所以,那时候的读书人,对于我们前面讲到的入声字,不管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在他们看来似乎都不成问题。这与他们自幼熟读以上两类书籍有关。

  当然,上述两类书籍主要是为作近体诗作准备的。可是,因为它们都从对对子入手,或是提供许多对对子的素材,所以古代人(特别是明清两代)讲授写对联,同时也用这种书籍启蒙。或者说,是把学习写对联和作诗放在一起处理了。我们建议:初学写对联的人,也可从这方面人手。一则看看现成的对子是什么样的,一则还可扩大自己的词汇。这种学习方式经过上千年的实践,证明十分有效。我们也应该试一试。

  找现成的词语作简单的对对子练习

  初学撰写对联的人,每每感到自己的词汇有限。那就无妨先作一些简单的对对子练习。从历史上看,常用而有效的方法有以下几种:

  一、人名对

  最简便的方法是,找一部书,将其中的人名挑出来组成工整的对仗。扩而大之,用几部书,甚至书籍目录中的著者目录、花名册、点名簿等,都可用来作这类文字游戏。但应注意:不可随意将男女人名作成对子,除非他们是夫妇。切记,切记!就是用古人名字也不行。养成了坏习惯,很难改正。

  在阅读中国古代小说时,可以注意到,特别是明清的章回小说,给人物起名字时,就经常成组成对。如《封神演义》第六十三回,殷郊的左右二将是温良、马善;《水浒传》中杜迁(千)对宋万,押送林冲的是董超和薛霸;《济公传》中两大捕头是雷鸣(明)和陈亮。此种例子不可胜数。可见对对子深入明清以来作家之心。他们所作的章回回目,也是一代胜于一代,越来越工整了。

  作人名对,有时可以作成“无情对”,即字面上每个字能对上便可。在内容方面不作任何要求。实际上,人名对和我们下面要讲到的地名对,差不多都是无情对。最著名的一副人名对,是以“胡适之”对“孙行者”。出句是陈寅恪先生于1932年给清华大学出的入学试题。据说,全场对出者不过数人,其中有后来成为北大中文系教授的笔者的老师周燕孙(祖谟)先生,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张政烺先生等。可与“孙行者”作对句的,还有“王引之”、“祖冲之”等。

  因为人名对在内容方面一般不作要求,在追求对仗和调平仄方面就一定得严格要求了。单从平仄方面说,起码两个尾字得一平一仄。进一步,因为人名也就二至四字为常,最好平仄全都调谐,不过很难做到就是了。例如,唐代有一位“东方虬”,自称数百年后可以用他的名字与先秦的“西门豹”作对。实则从字面上看还可以,从平仄方面要求,则六个字中只有“豹”字是仄声。好在两个尾字一平一仄,勉强算对上了吧。

  熟能生巧,便可把几个名字连在一起作对子,还可联成句子,例如常被引用的一联:

  蔺相如,司马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
  魏无忌,长孙无忌,尔无忌,我亦无忌。

  应该说明:人名对在作练习时因为内容方面不作要求,所以对起来还容易。真正放在对联之中,可就难了。这问题在古代的骈文和近体诗等文体的创作中就很难办,结果是用妥协的办法解决:诗文中对仗的全句,只要别处作成比较工整的对仗,相对的两个人名,主要就只要求平仄调谐便可。发展到以名对字,以名对官衔、封爵、谥号等均可;甚至把人名、封号等去掉一两个字,以求得对仗调谐。对联继承了这一传统。试举数例:

  真人白水生文叔;
  ○○●●○○●
  名士青山卧武侯。
  ○●○○●●○

  这是清代河南南阳府城门门楼上的一副对联。文叔是汉光武帝刘秀的字;诸葛亮逝世后谥为“忠武侯”。这一则整体属对工整,“人名对”部分也是工整的,只是不要对于以字对不完整的谥号过于苛求就是了。

  上客尽知名,杜牧诗才,鲍昭赋手;
  ●●●○○ ●●○○ ●○●●
  前贤有逸韵,魏公芍药,永叔荷花。
  ○○●○● ●○●● ●●○○

  这是清代扬州府衙门客厅中一联。说的都是本府衙门中发生过的名人故事。不赘述。只就人名对说一说:这是句中自对兼上下联相对的格式。上联讲前贤中的客,都用姓名。鲍照的“照”字,避武则天的名讳,用避讳代用字“昭”替代。清代人本不必避唐代讳,这里是为了调平仄而故意使用。下联中的“魏公”指北宋封为“魏国公”的韩琦;永叔是欧阳修的字。都是在这里当过主官的。可见,人名对在对联中要求不严。

  正因要求不严,所以有了从内涵到平仄都调谐的工对,大家就都认为特别好。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二载,李清照有一副名对:

  露花倒影柳三变;
  桂子飘香张九成。

  后人都认为整体对仗工整。特别是“变”字与“成”字,都是古代音乐术语。苏轼在此前曾有过一联:“山抹微云秦学士;露花倒影柳屯田。”比起李氏的对句,工整方面就差一截子了。请读者自行比较分析可也。

  二、地名对

  可以从书籍中、地图中寻找配对。如找北京地名配对:北海对西山;磨盘大院对烟袋斜街;东棋盘街西棋盘街对南芦草园北芦草园,等等。

  还有用地名对人名的,如:陶然亭对张之洞。

  清代光绪年间巴哩克杏芬女史编辑成《京师地名对》二卷,分二十类共五百余副地名对,堪称大观。还有编辑杭州等地地名成书的,均可供参考。

  三、书名、戏剧名、电影名对

  鲁迅先生是书名对能手。他自己写的书,书名就两两相对。如:《呐喊》对《彷徨》;《伪自由书》对《准风月谈》;《朝花夕拾》对《故事新编》,等等。

  清代沈起凤著《谐铎》,书中各则题目均两两相对,如:狐媚对虎痴;梦中梦对身外身;奇女雪怨对达土报恩;菜花三娘子对草鞋四相公,等等。

  戏剧名对,如:《乌龙院》对《白虎堂》;《三气周瑜》对《七擒孟获》,等等。

  电影名对,如:《车轮滚滚》对《春雨潇潇》;《试航》对《创业》,等等。说相声中的对对子。就经常用到戏剧、电影名。

  四、成语、俗语对

  《巧对录》等书籍中录有此种对子甚多,可以参看,必要时采择引入自己的对句中。例如:瓜熟蒂落对藕断丝连;隔靴搔痒对画饼充饥;守株待免对打草惊蛇;风吹草动对日晒雨淋;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对种豆得豆种瓜得瓜,等等。

  阅读“联话”等对联书籍

  具备一定的属对能力后,进一步应经常阅读专门辑录对联及其故事的“联话”、“联语集成”等书籍,借以扩大视野,并学习前人的经验。“联话”是辑录前人成联并加以评说的一种书籍,代表作品是清代梁章钜父子编写的《楹联丛话》及其续编“续话”、“三话”和“四话”。有笔者和李鼎霞点校的《楹联丛话全编》本,附载《巧对录》等,北京出版社1996年版。当代联话不多,代表著作有香港梁羽生编著的《名联谈趣》,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大部头的对联集成之类书籍,虽然售价较高,可是包罗万象,属于对联百科全书性质。有志者无妨忍痛买一部,即使不能一劳永逸,也可应用多年。据笔者所见,这样的大书有以下几部:

  《中国对联大辞典》,顾平旦、常江等编,1991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

  《中国对联大典》,谷向阳主编,1998年学苑出版社出版。

  《中华对联大典》,龚联寿编,1998年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

  至于专科性质的对联集成,如《春联大成》、《中国名胜对联大典》等书籍,市上随时有售,可随机购买。

  总之,要常读对联专业书籍,有的要精读。这里特别向读者推荐上海辞书出版杜1994年出版的《绝妙好联赏析辞典》,此书是笔者所有的惟一一部对联鉴赏书籍,收录了优秀联作千余首,分为六个大类,每一联之后均有简要的分析欣赏文章。若是熟读此书,“不会编联也会编”啦!

第二节 集句联语

  说集句

  集句,就是集古人成句。集句联语是各种体裁的集句中最为流行的。从所集体裁看,有集各体文,集碑帖(也是一种特殊的集文),集各体诗,集词,集戏曲等。集俗语、成语、熟语等,按说也属于集句范畴,但往往与我们上述的人名对、书名对、戏剧名对、地名对等另列为别一类。我们这里讨论的,就以集文章和诗词曲的集句为限。

  从所集范围看,则有从单一种材料中选材的,如,集名家专集,从李白、杜甫等大作家的诗文集中选材便是;集专书,从《庄子》、《论语》、《诗品》、《华严经》等书中任何一书内选材便是;甚至从一部杂纂性质的书中选材也算,如从《易林》一书中选材(此书中的吉祥词语颇多);还有从传世的著名的总集中选材的,例如从《文选》、《花间集》中选材。还有从两种以至多种材料书中选材的。上下联只两句的,当然至多只能从两种材料中选;若是多于两句,比如说四个分句吧,就可以(不是必然)从四种材料中选了。这里面的花样可就多了。例如,集诗,有专集唐诗的,有唐宋诗相配的,甚至有从唐代到清代的诗中随便选择相配的,还有集古人成句配上自己撰写的新句的;集词就更是从唐、五代、两宋之间随意配合了。

  前人常常利用集句来进行一种高级的作对联练习。作这种练习有种种好处:一则能熟悉对联作法,特别是如何巧妙作对仗,同时练习调平仄,因为近体诗的对仗和平仄是对联的对仗和平仄的基础。二则还可就此熟悉所用的材料,如利用李白、杜甫的诗句作对仗,经常使用,肯定对这两位大作家的作品会加深理解,起码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则积累了内容多种多样的资料,需要时可以派上用场。如果自己要撰写寿联、室内外联、春联和应酬用的挽联时,这些联料就可供选择了。

  明清以至近现代,明白作这种练习的好处的人很多。他们配搭出许许多多的集句联。已经发表的不少。联话和各种类型的对联集里面大多辟有专门的章节采录之。更有专书,如谷向阳、何慧琴等编著的《中国唐诗联集成》,是专门集唐诗的;集词的,则有近代邵锐编著的《衲词楹帖》等书。集句代有专家,如梁启超先生,就是著名的集词大名家。

  集句比较困难,需要有较高深的文学素养,要有博览群书的基础。它的难点,也就是对集句的要求,主要有下列几条,今姑以最常见的集诗句为例,略作说明:

  一、最好以大作家的名句配对。如,用杜甫诗集中的诗句,自相匹配:

  闻说江山好; (《东津送韦讽摄阆州录事》)
  ○●○○●
  终嗟风雨频。 (《通泉县署屋壁后薛少保画鹤》)
  ○○○●○

  甘从千日醉; (《白首))
  ○○○●●
  耻与万人同。 (《敬简王明府》)
  ●●●○○

  或者,伟大作家对伟大作家,如杜甫与李白的诗句相对:

  柳深陶令宅; (李白《留别龚处士》)
  ●○○●●
  月静庾公楼。 (杜甫《秋日寄题郑监湖上亭三首》)
  ●○●○○

  读书破万卷; (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
  ●○●●●
  落笔超群英。 (李白《望鹦鹉洲悲祢衡》)
  ●●○○○

  退而求其次,唐代诗人诗句互对,如果相对的两句诗句好,也能说得过去:

  闲看秋水心无事; (皇甫冉《秋日东郊作》)
  ○○○●○○●
  静得天和兴自浓。 (刘禹锡《和仆射牛相公见示长句》)
  ○●○○●●○

  实在不行,唐宋两代的诗句还可互对,前提也是要对得好。如吾师吴小如先生集联:

  晚觉文章真小技; (苏轼《宿州次韵刘泾》)
  ●●○○○●●
  春来花鸟莫深愁。 (杜甫《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
  ○○○●●○○

  二、集句之难,难在铢两相称。所集的上下联中的句子,必须工力悉敌。不然,就好比上天平称量,轻重立判,分量差一点儿也能感觉出来的。例如,唐代诗人李贺有一名句“天若有情天亦老”,风格苍劲,气象雄浑。有人用北宋石延年的诗句“月如无恨月长圆”来作对。应该说,这就是“的对”了,再也找不出比下联这句更好的对句了。可是,下联终觉分量不足。前后两句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凑合着压住了阵脚吧。

  三、书写集句联语时,常常要以附注方式将句子的出处写出。就是不写,也得防着人们询问。因此,匹配的两个(句子多时就可能在两个以上)作家的身分必须顾及。所谓“薰莸不同器”,如果相配的作家人格相差甚远,即使句子本身能匹配,好人和坏人也不宜坐在一条板凳上呀!例如,有这样一副联:

  愿持山作寿; (武三思《奉和过梁王宅即日应制》)
  ●○○●●
  潜与子同游。 (杜甫《送韦十六评事充同谷郡防御判官》)
  ○●●○○

  对句本身姑且不论,那武三思是什么人?我们能这样委屈诗圣杜甫么!所以,最好别去翻阅那些名声不好的人的集子,不用他们的材料。

  四、千万别忘了:对联上下联是一起表达一个主题的。不可只顾对仗工整漂亮,而把不相干的内容硬往一块儿拉。例如,上引武三思与杜甫诗作对一联就犯这个毛病。又曾见有这样一副集句联:

  我觉秋兴逸; (李白《秋日鲁郡尧祠亭上宴别)
  ●●○●●
  君与古人齐。 (李白《口号蹭阳征君》)
  ○●●○○

  也使人觉得像是两码事,聚在一起不拢气。可见集句佳作难得,有时显得像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样子。类似情况,在相关的人名对、地名对、书名对中也有显现。例如,《红楼梦》,找何种能与此书齐名并肩的书,才能对得上它呢!从内涵方面要求,很难啊。

  下面,按各种体裁的集句分述。

  集诗句联语

  集各体诗的,在集句中最为大宗。从渊源看,一般认为集句始于集古体诗成句为全诗,发展到北宋,逐渐以集近体诗为主,这种作法在大作家中开始流行。明代杨慎《升庵诗话》卷一中说:“晋傅咸作《七经》诗,此乃集句诗之始。”清代袁枚在《随园诗话》卷七中进一步阐述:“集句,始傅咸。……又作《七经》诗,其《毛诗》一篇皆集经语,是集句所由始矣。”这是集古体诗溯源。至于北宋时集近体诗之成为风气,则有如下几条重要记录:

  集句自国初有之,未盛也。至石曼卿人物开敏,以文为戏然后大著。至元丰间,王荆公益工于此。(宋·蔡絛《西清诗话》)

  古人诗有“风定花犹落”之句,以谓无人能对。王荆公以对“鸟鸣山更幽”……本宋王籍诗,元对“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上下句只是一意。“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则上句乃静中有动,下句动中有静。荆公始为集句诗,多者至百韵,皆集合前人之句。语意对偶,往往亲切过于本诗。后人稍稍有效而为之者。(宋·沈括《梦溪笔谈》卷十四)

  按,与王安石同时的孔平仲亦曾集句为诗,并且赠与苏轼。苏轼就写诗赞美他这种集句方式,说:

  羡君戏集他人诗,指呼市人如婴儿。
  今君坐致五侯鲭,尽是猩唇与熊白。
  前生子美只君是,信手拈得俱天成。

  真是称誉备至,从中可觇之一时风气焉。

  后来逐步发展为集各体诗均可。如,集四言,主要以集《诗经》和曹操、陶渊明等人的为主。还有集“楚辞”体的。但是在集诗句成诗中都不怎么流行,恐怕是因为材料少之故。集古体诗和近体诗而成诗,特别是集近体诗中的七言诗的最多。明清两代盛行集诗,在某些场合,甚至被看作显示文才诗才的一种极好的方式。例如,清代沈起凤《清铎》卷八“十姨庙”一则中,那十位女性知识分子各集七律一首,以为唱和,就是一个逞才炫学的典型例证,用来反衬出同坐的男性草包之无能。文繁不赘引,请有兴趣的读者自行参看。

  集句联语,就是从集句诗发展而来的。集诗,一般追求集成律诗,要的就是中间那两联。可是得八句才能成诗,也不太容易集成并集得好呢。集联,从集诗的角度看,只集一联,可就简单多了。

  集近体诗诗句的,成果最多,也最容易落好。因为近体诗主要就是五言、七言二体,每一体的平仄就那么几样安排。所以,集句时调平仄很容易。这是一。近体诗中,《全唐诗》连补遗,存诗不下五万首,除去古体诗不算(其实,集句时,古体诗也能和近体诗的诗句搭配),近体诗起码还存有三万多首左右。北宋以下则更多。材料足够用的。这是二。从古及今,近体诗的内容涉及面十分宽广,除了工业化和当代革命化等内容(当代诗人也开垦了这块处女地),古代近体诗中无不写到了。这一点,和词曲,特别是和词比较一下,就可看出近体诗的园地是如何宽广了。用来搭配撰写各种内容的对联,如寿联、喜联、挽联、门联、行业联,等等,无不得心应手。这是三。近体诗集句为集句联之正宗,盖无疑义。近体诗集句的成联记录也最多,请阅览各种联话联书,还有专门集近体诗的著作,均不赘述。这些都足供参考并从中变化取材,这是四。

  现在,取几副近体诗集句成联,略观其实用范围:

  文章辉五色; (李白《溧阳尉济充泛舟赴华阴》)
  ○○○●●
  心迹喜双清。 (杜甫《屏迹二首之一》)
  ○●●○○

  这副联是可以赠与文学家的。

  汲古得修绠; (韩愈《秋怀》之五)
  ●●●○●
  开怀畅远襟。 (褚亮《临高台》)
  ○○●●○

  这副联是可以赠与研究中国古代学术的中老年名家的。

  深情托瑶瑟; (贾至《长门怨》)
  ○○●○●
  逸气凌青松。 (李白《送长沙陈大守》)
  ●●○○○

  这副联可以赠与音乐界人士。

  白雪任教春事晚;
  ●●●○○●●
  贞松惟有岁寒知。
  ○○○●●○○

  这两句都是集元好问的诗句,上联出自《寄答飞卿》,下联出自《谢常君卿》。此联很适合赠与年老的经历过世事艰难又坚持个人理想的女性,特别是老年比丘尼。给有以上经历的老年女性作挽联也很合适。笔者就曾借来挽原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中国农工民主党的一位老领导人李健生先生。用作挽联的优点是,一洗悲啼哀怨之气息,是两个庄重沉稳的比喻。

  近体诗中存诗最多的大名家是陆游,“六十年间万首诗”是他自己的粗略统计,包括古体诗在内。他的诗,内涵覆盖面宽广,慷慨激昂、优雅恬静等各类型的全能找到。因此,专门集陆游诗句的很多,成果发表的也不少。因为他的诗句多,似乎还有发掘的余地。杜甫和李白、李商隐、苏轼、黄庭坚,大概已经被大家伙儿“挦扯”得差不多啦。清末民初,青年人喜爱龚自珍诗文的不少,集龚诗也是一时风气。其中最为优秀的一联,拙见当推冰心先生年轻时所集:

  世事沧桑心事定;
  ●●○○○●●
  胸中海岳梦中飞。
  ○○●●●○○

  此联由梁启超先生书写,冰心先生至今珍藏。它必然会成为联史上写作俱佳的名作之一,永垂千古。

  集诗句,以往全凭记忆与翻阅诗集,事倍功半。现在有了许多古籍索引,就好办多了。当代又有人——例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栾贵明等同志——将《全唐诗》中的几十位大名家诗集全文输入电脑,作成软件,同时印制成大体上以作者分册的索引,检索十分方便。如果把多种这样的索引都利用起来,从字词和句式等方面进行选择搭配,极可能在短时间内编制出大量集句。有兴趣的同志无妨一试,比在电脑上玩打麻将打桥牌等游戏强多了。附带说一下,《诗经》、《楚辞》虽然也都有字词索引,但集起来很不容易。即以《楚辞》而论,笔者所见以鲁迅先生所集一联为最佳:

  望崦嵫其勿迫;
  ●○○○●●
  恐鹈鴃之先鸣。
  ●●●○○○

  集词曲联语

  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集诗句比较容易,平仄格律较为简单,就那么几种。特别是在集近体诗时,不过是把格律相同或相近的两句移到一起作对子罢了。主要考虑的是对仗,而诗句对仗的海洋本就十分广阔。集词和集曲则困难重重。它们都是长短句,有的还带衬字。各种词牌、曲牌对平仄、押韵的要求可谓五花八门。可用来作成对句的材料范围甚窄。因此,集词曲常常是勉强凑合着出成品,工对甚少,平仄调谐合律的也不多。

  下面列举的是我们认为对仗好的集词联,先举郭沫若集毛主席词所成的联语:

  江山如此多娇,飞雪迎春到;
  ○○○●●○ ○●○○●
  风景这边独好,心潮逐浪高。
  ○●●○●● ○○●●○

  接着再举集古代人所作词曲的:

  双桨来时,有人似桃根桃叶; (姜夔《琵琶仙》)
  ○●○○ ●○●○○○●
  画船归去,余情付湖水湖烟。 (俞国宝《风入松》)
  ●○○● ○○●○●○○

  冷香飞上诗句; (姜夔《念奴娇》)
  ●○○●○●
  流莺唤起春酲。 (吴文英《高阳台》)
  ○○●●○○

  更能消几番风雨? (辛弃疾《摸鱼儿》)
  ●○○●○○●
  最可惜一片江山! (姜夔《八归》)
  ●●●●●○○

  吹皱一池春水; (冯延巳《谒金门》)
  ○●●○○●
  能消几个黄昏! (赵德麟《清平乐》)
  ○○●●○○

  可以看出,各联中平仄不合处甚多。前面我们已经说过,梁启超先生是集词成联的大家。他所集的成品,集中在他的全集最后的“苦痛中的小玩意儿”一文中。请有兴趣的读者自行参看,不赘引了。

  集戏曲中语句的,看来更难。这样说的根据是,到现在,从各种联书的记录中,没有找到几联特别好的。下面略举几联如下:

  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
  ●○●●○○ ○○●●●
  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 ●●●○○

  上联出自王实甫《西厢记》,下联出自高明《琵琶记》。此联原来悬挂在杭州西湖月下老人祠堂内,脍炙人口。别处的月下老人祠堂也有照抄的。但是,大多忽略了它的出处。

  千种相思向谁说;
  ○●○○●○●
  一生爱好是天然。
  ●○●●●○○

  上联用《西厢记》,下联用《牡丹亭》。铢两相称,从内容到对仗都非常漂亮,又显得很雅致,使人几乎不想去追寻它原来是写给何种身分的人的了。

  还有一副匹配得简直可说是匪夷所思的联语,也让我们抛撇开它的赠与目的与对象,且观赏它的集句意匠吧:

  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
  ●●●○○●● ●○○●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 ●●○○

  上联取自王羲之《兰亭集序》,下联出自《牡丹亭》。

  集文辞联语

  由于实行科举制度,旧中国的读书人对《四书》、《五经》都很熟悉,自然而然地就用来作集句联语。此外,用司空图《诗品》、《文心雕龙》、前《四史》、诸子、《易林》、唐宋八大家的作品集等书籍的句子进行搭配的也不少。明清到近代,集成的联语极多。有编成专书的,有采录在各种联话中的,请有兴趣的读者参看。在这里,仅举一些不出于经史的吉祥美好的集联,聊供参照:

  福喜上堂,与欢饮酒;
  ●●●○ ●○●●
  庆贺盈户,使君延年。
  ●●○● ●○○○

  此联可用作春联。

  喜至庆来,鼓翼起舞;
  ●●●○ ●●●●
  名成德就,拱手安居。
  ○○●● ●●○○

  此联可赠与离退休老人。

  五方四维,平安无咎;
  ●○●○ ○○○●
  万欢千悦,喜庆大来。
  ●○○● ●●●○

  此联可用作喜庆联。

  以上三副联,均集自《易林》。还可以集成许多四字短联,如:“移居安宅;驾游大都。”“天下悦喜;君子仁贤。”“游观沧海;飞入大都。”等等。这部书里的吉祥词句确实不少,可以搭配使用。

  妙机其微,是有真宰;
  ●○○○ ●●○●
  远引莫至,忽逢幽人。
  ●●●● ○○○○

  红杏在林,幽鸟相逐;
  ○●●○ ○●○●
  可人如玉,清风与归。
  ●○○● ○○●○

  明月雪时,金尊酒满;
  ○●●○ ○○●●
  风日水滨,碧山人来。
  ○●●○ ●○○○

  以上三副联,均集自司空图《诗品》。都可作室内联或点缀名胜园林。

  《十三经》中各种经书,现在每一种均有字词引得,还有综合性的句子索引《十三经索引》。前四史也都有字词引得。先秦诸子也都有字词引得或索引。汉代以下的名著,编有字词索引的也不少。例如《论衡索引》、《文选索引》等。利用这些工具书,编制集句不难。顺便说一句:原哈佛燕京引得编纂处所编的Index称为“引得”(音兼意译),现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出版。别处所编的Index称为索引(现通用此种意译)或通检(中法汉学研究所编纂的用此种意译),其实都是Index或Concordnce(字词索引)的一种汉译。

  碑贴集句与集字

  碑帖集句与碑帖集字(简称集字),都是利用现成的碑帖拓片来搭配出联语。但是,集句集的是碑帖中现成的句子,属于集句范围。集字则只是挑出碑帖中原有的字,不按原来的字句,任意搭配。它不属于集句范畴,但是,因其无所归依,一般联语书籍中都附着在集句中叙述。

  碑帖一般字句不多,又很难与别的碑帖配伍,因此,集句很难,成联极少。下面只举上海豫园一笠亭联,乃清代陶澍所作:

  游目骋怀,此地有崇山峻岭;
  ○●●○ ●●●○○●●
  仰观俯察,是日也天朗气清。
  ●○●● ●●●○●●○

  这是集王羲之《兰亭集序》,集成这样,就算很不容易了。对于此联的平仄,也就不能要求太高啦。附带说一下:一笠亭在豫园内大假山之旁,所以陶澎以“祟山峻岭”来比拟,实则说此假山是槐安国的祟山峻岭还差不多。可见集碑帖中的字句真是不容易呀!

  集字。一则所集是大书法家的名笔,省得书联者自己献丑。二则比集句自由得多,可以一个字一个字地找寻,任意搭配,所以联家从事集字以备不时之需者不少。可是,如我们下面将要讨论到的,一种碑帖拓片的字数不一定很多,周转的余地也不见得很大。这是集字先天不足之处,无法为之弥补的。

  清代梁章钜编著的《楹联丛话》卷十一,论及集字者多处,今引数则。其中一则云:

  陈曼生郡丞有集《三公山碑》字一联,云:

  老屋三间,可蔽风雨;
  ●●○○ ●●○●
  空山一士,独注离骚。
  ○○●● ●●○○

  又一则云:

  柳诚悬所书《玄秘塔铭》,雄伟奇特,最宜于作楹联。有集字成句者云:……

  穷经安有息肩日;
  ○○○●●○○
  学道方为绝顶人。
  ●●○○●●○

  再一则云:

  颜鲁公《争座位帖》字不及寸,而拓作大字,则有雄伟之观,胜于临摹他迹。近有集帖字为楹联者,语亦岸异不群。七言云:……

  清时盛治人同仰;
  ○○●●○○●
  名世高文众所师。
  ○●○○●●○

  ……八言云:

  立德立功,居之以敬;
  ●●●○ ○○●●
  友直友谅,尊其所闻。
  ●●●● ○○●○

  再一则云:

  王右军《兰亭序》字,执笔者无不奉为矩范。近人有集字为楹联者,亦自巧思绮合。五言云:

  畅怀年大有;
  ●○○●●
  极目世同春。
  ●●●○○

  七言云:

  遇事虚怀观一是;
  ●●○○○●●
  与人和气察群言。
  ●○○●●○○

  八言云:

  毕生所长,岂在集古;
  ●○●○ ●●●●
  闲情自托,亦不犹人。
  ○○●● ●●○○

  再一则云:

  怀仁《圣教序》,本集右军遗字而成。近复有集序中字作楹帖者,古雅可喜。五言云:……

  云霞生异采;
  ○○○●●
  山水有清音。
  ○●●○○

  七言云:

  松涛在耳声弥静;
  ○○●●○○●
  山月照人清不寒。
  ○●●○○●○

  再一则云:

  欧阳率更书《醴泉铭》,字最方整,临作楹帖尤宜。有集字成联者,七言云:……

  一室图书自清洁;
  ●●○○●○●
  百家文史足风流。
  ●○○●●○○

  再一则云:

  室临春水幽怀朗;
  ●○○●●○●
  坐对贤人躁气无。
  ●●○○●●○

  此姚姬传先生(鼐)集《禊帖》字联。……

  我们引了这么多,目的是请读者仔细看一看,就能看出集字的困难:

  首先,它必须集的是某位大书法家的某一篇文字,如上举绝大多数都是出自一帖便是。起码也得像怀仁的集字成《圣教序》那样,集某位书家的某一体书法。不然,字体可就不一致啦。

  其次,碑帖上的字一般都不大,而楹联上的字则要求放大。明清时代,一般采用两种办法:一种是把拓片竖起,前面放上照明器具(如灯笼),再在墙上安放白纸,调好距离,拓片上的字影落在白纸上,再进行勾勒。高手作得好就能乱真。另一种是基本上采用临帖的方式,那也得高手才行。清末,西方印刷术传人中国,影印时放大缩小不成问题,像有正书局等就大量制作这种影印楹联。当代荣宝斋、朵云轩等经营木版水印的单位,干这样的活计则更上一层楼矣。不过,这也提醒集字者:所集的字要禁得起放大才行。梁氏在上引的《楹联丛话》这一卷中,也曾就此讨论过:

  敬客所书《王居土砖塔铭》,乃褚派也。近人喜学之,姿态横生。惟以作大字,则规模稍有不足。

  他的意思是,用这样的帖作底本放大,差一点。

  再次,从前两条限制看,能作集字底本的碑帖拓片不多。每种拓片或某位书法家留下的同类字体碑帖上的不同的字,不会太多。至多也就比《千字文》多一些罢了。因此,拼凑时可供选择的回旋余地不会太大。集字成联者首先得考虑连缀文字成为一组可以作对仗的句子,也就是首先得考虑文义。至于平仄,除了两个尾字必须一平一仄以外,别处势难兼顾,也就得马虎一些啦。我们看上面所引的那些集字联,全联平仄调谐者极少,可为我们这一条说法作为证据。

  那么,为什么还要集字?答案可能有两个:一个简单,就是迎合某些人爱好大书法家法书的心理。另一条也不复杂,就是制造假古董骗人。试分析下举数例:

  康五者,都门卖估衣家(按:就是卖成品衣服的)也。诙谐善谑。以廉值买得一古联,纸色黑暗而无题识姓名,其句云:“青琐花轻重;银桥柳万千。”廉玉泉秋曹过而爱之,断其为文衡山(按:就是明代大书法家文徵明,他的书法在清末已经很值钱了)之笔。适铭东屏大令乘款段(按:小马驹)出宣武门,廉呼而示之曰:“此待诏墨宝也。”铭大哂曰:“此廊坊戴本义之作伪,以药水染纸,遂似数百年物耳。实不值百钱也。”廉不能平,大相诟詈,一市粲然。康和解之。廉卒以三千买归。(《楹联四话》卷五)

  这位廉先生肯定是上了大当。不过原作伪者胆子也不算大,还没有敢代替文徵明写上下款。只是做旧了,您看着办,看是谁写的就算谁写的,也就得算是愿者上钩吧。廉先生所以上当,大概就因为此联集的是文徵明的字,还极可能是临的呐。过去先慈拥有的我祖父收买的、外家积存的这种对联好几十副,包括赵孟頫、董其昌、文徵明、唐寅等大书法家的,应有尽有,尽是冒牌货。我看全是临的。倒是几副华世奎所书,真迹无疑。这些在“文化大革命”中均被抄走了。落了个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下面再看需要比较深人分析的《红楼梦》中的两副室内联。

  《红楼梦》第五回中,描写秦可卿的卧室:

  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

  嫩寒锁梦因春冷;
  ●○●●○○●
  芳气袭人是酒香。
  ○●●○●●○

  按:“袭”字,有些版本中作“笼”,平仄合律。

  《红楼梦》第四十回中,描写探春的卧室:

  一时吃毕,贾母等都往探春卧室中去说闲话。……凤姐儿等来至探春房中,只见他娘儿们正说笑。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联石:

  烟霞闲骨格;
  ○○○●●
  泉石野生涯。
  ○●●○○

  东边便设着卧榻。……

  尽人皆知,唐代到北宋,根本就没有室内联流传下来。秦可卿卧室中那副联,肯定是假古董。但因这一回的描写象征意义很强,所以人们不太把这副联当真。可要是和探春室内的那副联合在一起看,探究它们的真假,就能使我们得出如下的认识:首先,贾府上下(注意:不是作者曹雪芹)的文物鉴定水平根本不行,比民国初年的某些暴发户军阀强不了多少,肯定让詹光、单聘仁他们与古董商里应外合,骗走金钱不老少。其次,这些假古董对联大约都是集字而成。这一点著者曹公不会不明白,所以他对探春室内的联以“墨迹”二字概之,反正“假作真来真亦假”,读者自己去鉴定吧。至于秦可卿室内那副联,则是用的浪漫派粉饰室内环境的办法,使读者在朦胧中自己咂摸去。连那幅唐伯虎的画,是真是假,也就与其他室内摆设合在一起,让您去想想这是怎么一出戏啦!曹公真乃神来之笔也。再次,曹公用的虽是假古董,一联之微,却说明了室内主人的身分、爱好、精神世界等多种情况。例如,探春的性格、爱好,以及她作为一个虽有相当高的文化水平,却很缺乏文物鉴定常识的少女(也包括贾府大小主子)的精神世界,通过那一副联语揭露无遗。泣鬼惊神笔一支!《红楼梦》真乃中国小说中环境描写的典范之作,令人叹为观止也。

  近代文人游戏中,有一种“诗牌”,即是拟出若干单字来,大略如小儿识字用的字块,一字一块。几个人像打扑克牌那样出牌,以联成一句或一首诗定胜负。方法多种多样。其实,集字就可用此法:买一本售价便宜的字帖,剪成字块,大家打牌,以集字成联赌胜负。那就能很快地编出大批联语来。一本编完,再编另一本。常编常新,比玩扑克牌或打麻将的文化意蕴要高级多了。若是确定主题,譬如这一次玩儿,是给某个大型新建筑如宾馆配若干室内联,那还能产生社会效益呐。

第三节 话“诗钟”

  诗钟

  诗钟,是清代中期以来文化人文娱活动的一种。它是在限定的短暂时间内,限定的特殊条件下,创作七言对句的一种文字游戏性质的活动。诗钟的创作,一般采取出题、答卷、评定、发奖等一连串的方式,以集会形式进行。此种集会称为“吟社”、“诗钟社”、“折枝社”等,简称“社”。

  为什么称之为“诗钟”呢?据说,在出题以后,把点燃的香横放着,香根上系根线,线头坠个铜钱,下面再放个盘子。香着到那里,把线烧断,铜钱落在盘子里,发出钟鸣一般的声音,说明时间已到,必须交卷,因此称为“诗钟”。这是从古代的“刻烛赋诗”、“击钵催诗”等作法发展而来的。当代已经用闹钟来代替了,计时更准确,也更合乎“钟”的原意。也有怕催紧了作不出来的,场内干脆不限时啦。有先出题,再规定交卷的时间、地点的,如六十年代张伯驹先生在北京主持的“饭后钟社”,有定一周交卷的,乃是宽限。行话称场内限时为“现拈”,与此相对的则为“宿构”。

  如何限定条件呢?方式甚多。总的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不要求嵌字的,一是要求嵌字的。都称为“格”。都用一副七言对偶句组成。

  不要求嵌字的,又可分为“合咏格”、“分咏格”两种方式。

  合咏格,又称专咏格,就是用一副对偶句咏一种事物。如以“傀儡”为题,佳作有:“一线机关何太巧;两般面目总非真。”以“伏波将军马援”为题,有:“越国战功横海大;汉庭家法寡恩多。”此格在实际创作时,为防止宿构,常带一两个嵌字。带或不带等等运用情况,当代北京的研究专家王鹤龄先生有深入研究与见解,他会在此后发表相关的文章,就此项与以下各项的有关问题逐一说明,笔者这篇概略性的文字,只可算是开场白而已。

  分咏格,又称单咏格(但这个称呼很少使用),上下句各限咏一个事物,这两个事物最好毫不相干、毫无关系。如以“明月”和“香港”为题,佳作有:“今夜蟾光凝望眼;明年鼍鼓庆还珠。”(此联为1996年所作)有以“夕阳”和“蜻蜓”为题者,佳作有:“杨柳楼西红一抹;藕花风外立多时。”再有以“感冒”、“排队”为题:“不可以风三尺涕;谁人立法一条鞭。”

  嵌字格是诗钟里最常用来出题的另一大类。在诗钟的发源地福建省内,此格有一个常用的名称“折枝”。有人说,诗钟的格式如从律诗中摘取一联而成,好像从树上摘取花枝;又有人说,取义于中国画的“折枝花卉”。“折枝”这个名称,在应用中又有广狭不同的各种理解。广义的,认为折枝就是诗钟(包括合咏与分咏)的代称,狭义的则认为仅指嵌字格;还有人认为在场内定时交卷的才能叫诗钟,不限时当场完成的(在当代的吟社中越来越多)则只可称为折枝。且说,诗钟嵌字格的变化很多。由于要求嵌的字数不同,从一个到七八个的都有;也由于要求嵌字的位置不同,与不同的字数组合起来,变化极多。再加上各家对一种格可以采用不同的称呼,这样一算,据说就有千余种之多了。实际上,除去一种形式多样称呼的不算,到不了百十种。常用的最多十来种。又以嵌二字者为常。所嵌的字称为“眼字”,简称为“眼”。先试举此类嵌二字格中最为经常使用的两两相对者如下:

  分嵌于上下句的头一个字的,称为“一唱”,还有些文雅的名称如“凤顶”、“鹤顶”、“虎头”、“冠顶”之类。如“相,减”一唱,佳作有:“相思旧句吟红豆;减字新词谱木兰。”再如“新,大”一唱之佳作有:“新丰市上金貂雪;大散关前铁马风。”

  嵌第二个字的称为“二唱”,文雅的名称有“燕颔”、“凫颈”。如“童,秀”二唱,佳作有:“牧童解唱全天籁;闺秀能诗亦国风。”再如“土,车”二唱:“寸土必争无退让;前车可鉴勿遗忘。”

  嵌第三个字的称为“三唱”,文雅的名称有“鸢肩”、“鸳肩”。如“官,座”三唱:“何逊官梅诗兴动;孔融座客酒狂多。”“走,云”:“岂皆走遍诗中境;直似云浮酒后身。”

  嵌第四个字的是“四唱”,又称“蜂腰”。如“铁,师”四唱:“匣中顽铁称良友;闺里严师拜细君。”“旧,辞”:“收身仍旧安吾素;搔首无辞问彼苍。”

  “五唱”,又称“鹤膝”。如“前,大”五唱:“敢信今甜前日苦;岂容我暖大家寒。”“鳞,藻”:“才休炫世鳞潜可;事不瞒人藻饰非。”

  “六唱”,又称“凫胫”。如“寒,大”六唱:“梅花虽瘦无寒相;松子初生便大材。”“烟,禁”:“千般事过如烟已;一霎情生欲禁难。”

  “七唱”,又称“雁足”、“坐脚”。如“白,南”七唱:“一声天为晨鸡白;万里秋随朔雁南。”“日,人”:“臣非祖母无今日;联与先生本故人。”

  福建的“折枝”,主要作的还是一至七唱。所以有人认为,折枝专指或大致指此类格式。

  必须说明:眼字,一般是随便翻字典之类书籍找到的。两个字最好是一平声一仄声。这平仄是以古代写近体诗的平仄为准的。清代为了给科举考试定出标难,颁布刊行了《佩文诗韵》,此后,写对联和打诗钟调平仄均以此为准,与我们当代普通话的平仄很不一样。这一点必须牢记并遵行。好在当代的大型字词典如《辞源》、《汉语大词典》等在每个字下面都注明声韵,一查便得。要说的是,从一唱到六唱,如果抽到的两个字全平或全仄,一般也不再换字,而是用别的办法补救。简单地说,就是在一句中总是让两至三个平声字或仄声字联结在一起(句尾除外),与之相对的另一句,则是尽可能地用平对上句之仄,用仄对上句之平。如果眼字全平或全仄就在别处适当的用上述办法补救。当然,七唱押在句尾,两字非一平一仄不可。

  三个字以上的嵌字格,变化繁多,只可举数例以慨其余:

  用三到七八个字,任意或指定地方嵌人两句之中。有“碎锦”和“碎流”等格式。拿碎流格来说,其中,四字的称“四碎”,五字的称“五碎”,如此类推。这是最常用的一种多字格,当然是字嵌得越多则越难作。如以“何草不黄”为题:“黄花何日堪留醉;碧草如烟不解愁。”以“一二三四天地人和”为题:“四围人影三弓地;一阵和风二月天。”有的诗钟研究者把专嵌成语熟语摘句(如上述的“何草不黄”)的称为碎锦,而把随意嵌字的称为“碎联”,即碎流。如嵌上述的“一二三四”八字的就是碎联。以上只是一种说法,王鹤龄先生就认为,诗钟的各格,从来没有人认真地定过规范,所以其说不一。王先生很想给它规范化一下,还是请读者慢慢地听他的高见吧。下面我再介绍一种固定化的多字格“双钩”。

  “双钩”格,即将四个字(常为固定的词组、术语、成语之类)分别嵌入两句之首尾。如以“木天清品”为题:“木难火齐千金品;清箪疏帘六月天。”

  以下再介绍几种提出比较特殊的要求的,如分咏加嵌字等,都是比较难作的。

  要求分咏加嵌字的,如分咏“管仲”、“嫦娥”,限“不,长”三唱,佳作有:“射钩不死仇偏相;窃药长生盗亦仙。”

  还有限集古人诗句的,如分咏“新科翰林”、“聋子”:“一朝选在君王侧;终岁不闻丝竹声。”均为白居易诗。再如,分咏“杜牧”、“劣酒”:“刻意伤春复伤别(李商隐诗);不惟烧眼更烧心(李绅诗)。”

  集诗再加嵌字,更为难作。如“女,花”二唱:“青女素娥俱耐冷(李商隐);名花倾国两相欢(李白)。”“漠,班”七唱,均集杜甫句:“一去紫台连朔漠;几回青琐点朝班。”

  诗钟与对联

  有人把诗钟纳入对联的大范畴之内,据我们看,二者还算不上一家人,至多是亲戚。诗钟与对联有相似之处,也有区别。严格地说,诗钟并不是一种特殊的对联。

  对联的字数不定,从一个字到几百个字随意,只要对得上,按说多少字全行,这是一点;对联上下联必须共同表达出一个意思来(无情对等除外),这是又一点。以之与诗钟比较,诗钟只是七字对(个别的有五字对);上下联除合咏外,一般都是意思无连属的,倒有点像无情对了。还有重要的一点:对联的应用性很强,经常用途大致有二,一是室内外带有中国特有民族文化性质的装饰联,一是如寿联、喜联、挽联之类的应酬性质的实用联。诗钟却是一种文化游戏,绝少写成装饰联那样长期悬挂的。所以,诗钟不是对联。可是,在字句追求对偶方面,两者要求相同。因此,对于创作对联的人来说,可以把打诗钟作为一种高级的(相对于蒙童入门的学作对子而言)磨练属对能力的方法。合咏更与命题作对联一样。嵌字也是对联中常见常用的一种方式。所以我们认为,要想作好对联,无妨经常作一些诗钟形式的练习。这是从写对联的角度看问题。爱好诗钟和经常正规打诗钟的人可能就不这样想,会认为,我们仅仅把它当成一种练习方式来看,是看低了它。

  作对联,一般是以个人单独创作为主;打诗钟,却经常采用集会结社进行比赛的“吟社”形式定时集体进行。这就便于共同提高,并且造成一种群众运动的气氛,有利于诗钟活动的经常性开展。不像现在搞对联的,能建成经常活动的“联社”者极少,常常只在春节前后结合征联闹一阵,也缺乏面对面地切磋。为了这两项活动的进一步顺利地健康地发展,把它们办成群众性经常性的活动是十分必要的。诗钟结“社”的方式很值得总结经验,以便进一步推广,特别是向对联也结社作经常性活动方面推广。

  对联的形成,大体上可以追溯到五代时期;诗钟则大致是清代嘉庆、道光年间在福建地区首先创造发展起来的。它们都与近体诗中的律诗有着密切关系,可以说,都是律诗的旁系子孙。律诗是中国汉语系统文学独创的一种文学体裁,肯定属于文学范畴。对联和诗钟呢?有人说它们也属于文学范畴,笔者以为不甚妥当。因为它们的创作着眼点,主要放在文字技巧特别是对偶的应用方面,带不带文学范畴的艺术性则常常考虑较少。诗钟更是把追求文字技巧放在首位。把对联与诗钟列入语言学系统的范畴,似乎更合适一些。或者可以这样说,对联和诗钟的作品里面,艺术性强的,作为文学作品来看,也未尝不可;可是从理论的高度来观察,恐怕将这二者总的归入语言学为宜。确定了这一点,对它们纳入中国人文学科十分必要。《中国大百科全书》的中国文学和语言学两卷,就都没有对联和诗钟的词条。看来是把它们当成蝙蝠,鸟类与兽类都忘记收留它们了。对联和诗钟的作者与研究者必须努力提请学术界注意这两门才是。办法之一,恐怕是得先要求投靠一家,不可一仆二主。与其投靠文学而受指摘,说队伍中艺术素质差的太多,不如死心塌地奔语言学而去,那里从修辞学等方面来考察,是无法拒绝加入的。归属已定,再向文学那里挂钩,取得双重身分,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归根到底,自力更生,以自己的实力与呐喊来求得学术界的注意是最要紧的。包括笔者写这一节,其目的之一也是为此。一门学术,长期不被列入学科之内,或者无所归属,终非了局。呐喊不能空喊,要有理论水平地喊,要能数典而不忘祖地喊。还得大家齐心合力搭伙干,成立自己的组织。这就得成立学会之类组织,同时培养并出现自己的理论家和史家。对联的全国性组织有中国楹联学会,专家不少,近二十年来开展的活动相当多,已经立定脚跟,并在全国各地成立了许多地方性组织,如今已大有燎原之势。诗钟的情况较差。“文化大革命”中,羯鼓声高,和弦音寂。拔乱反正以后,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熊德基先生(1913-1987)首先在《学林漫录》九集上发表了《漫谈诗钟》一文(1984年),起到了恢复的先导作用。北京最近又出现了诗钟研究家王鹤龄先生,从1995年起,发表了多篇文章;福建的老一代专家如杨文继先生更印行《七竹折枝摭谈》(1995年个人印行,供友人交流)。这都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新成果。说到组织,则中国楹联学会下属的华夏诗钟社正在筹建;中国俗文学学会下属的诗钟研究委员会,在主任王鹤龄先生的统领下已经活动开了。说到社团,则福建的吟社大,人员多,活动不断;北京现在也有三个社在经常活动;大连则出版了专门的刊物,还负责华夏诗钟社的组织工作。看来,诗钟的复兴之日也不远啦!

  以上所谈的,有点超出对联的范围了。还是拉回来说:诗钟不是对联,这是我们必须明确的。可是,学习撰写对联的人,最好懂一点诗钟。用打诗钟作为一种高级的属对练习,对于提高自己的水平是很得力的手段。希望大家练练看。最好是采用诗钟社结社的方式,同好经常在一起练,互相切磋,定能飞速提高。
点击图标,表达阅读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上一篇:学习写对联·第四章 话春联 下一篇:学习写对联·第二章 对联的格律问题
相关热门文章
· 二00八年新春对联· 对联三型说· 也说对联的“六大悲哀”· 苏轼的楹联艺术探微· 梁章钜《楹联丛话》解读· 品味鼠联· 楹联趣事·弟兄· 楹联趣事·风流才子纪晓岚· 楹联趣事·晏殊巧逢“燕归来"· 楹联趣事·名士联话二
| 版权申明 | 微信/手机应用 | 服务内容 | 欢迎投稿 | 联系我们 | 会员下载 | 灵雅文化 |
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 京ICP备15020098号 | 公安备案:200303E002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太平桥西里38号
申明:本站转载作品,意在弘扬诗词文化。如有版权疑问,敬请联系指出,即行删除改正。谢谢!

© 霧裡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