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裡看花


万里禅天,一窗风月


【一】

品茗赏花,抱月而眠,在青山绿水之间,潇洒徐行,任浩然之气充满心间。我是个喜欢静寂的人,喜欢面对水波荡漾的碧溪盘膝静坐,让溪声荡涤心灵,直到空无一物。倦了,躺在巨石上,望天上云卷云舒,直到静静入眠。我是个闲适而自在的人,足下经过的每一处地方,都是净土。品茶品到无味,看花看到无色,滚滚红尘,原来是眼前的莲花一朵,不管怎么喧嚣和繁华,在我眼前,一律寂静、无尘。

尘世的万紫千红,就是一朵莲花。所有繁复又繁复的色彩,绚丽地加在一起,就是无色。

世间是无所谓繁华与寂灭的,也无所谓简单与复杂,空色不过是世人的执着,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在空后入色,色也是空。不如就做一个风月情僧,如狂蜂浪蝶,重入温柔富贵乡,烟柳繁华地,再续那前世今生的不了情缘。

读罢天空的心事云懂得,又读罢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倦了,倦了,枕着时光听水眠。在时光的流里,采撷诗意的芬芳,拥一份宁静入怀。冷月无声,你踏月色而来,成为我心中绝美的意境。

当明月升起,虫声悄然地退至某个安静的角落。寂静的夜,在时光的手里,深邃而幽长。无尽的思念,虚幻而美妙,如白云出岫,暗夜幽兰,山间明月。我喜欢,把日子打造成凄美的诗篇,就着薄凉的酒,细细啜饮。(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浅歌徐行,穿过那个叫青春的烟雨长廊,云,已经忘了风的抚摸。花,也已经忘了雨的呢喃。只有一湖碧水,还有那,不会说谎的青葱岁月,潺潺流过,漂着记忆的花瓣,白鹭沙鸥,点缀其间。

【二】

心无尘,淡若禅。

而我已无心,禅也无禅。眼到之处,就是心到之处。观花,花就是心。望云,云就是心。看水,水就是心。读你,你就是心。风,吹过花心,风会记得花的香。云,飞过天空,云会读懂天空的心事。水,流过石头,水会带走石头的缠绵。

谁说自己是静水深流里的一块卵石,沧浪千年,还毫发无伤?谁说自己是天空里的碧蓝,亿万千劫,还纯真无邪?那就是我吧。

心静如水,莲在空中。世事如无根的云,寻不到爱的永恒。其实,刹那即永恒,人生不过是赴一场花开,爱了,醉了,迷了,乱了。

我是个不喜欢怀旧的人,过去虽美,青春虽迷人,但都如山岗上那轮静静的明月,遥远,冰冷。过去的爱,如古老的村庄,得从唐诗宋词里寻找了,隔着雨雾的山头,几间若隐若现的茅檐,闲敲棋子,竹杖芒鞋,或挑灯夜读,红袖添香,但都已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绵远与飘渺了。

行走在时光边缘,总是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一半明媚,一半忧伤。雪,在静静燃烧。火焰,凝固成皑皑冰雪。人说蝴蝶渡不过沧海,那只在密西西比河,亚马孙丛林中扇动翅膀的蝴蝶,轻轻一扇,印度洋却会疯狂海啸。爱情是酒,相思是毒,文字是瘾,反复戒,反复上瘾。犹如那些美丽的花,明知开花是一条不归路,却拚了命去绽放,直到花开荼蘼。

日子,越过越简单。心境,越来越无尘。端坐红尘深处,亦是莲台之上,只等你闻香而来,悄悄把你超度。

情,不来不去。爱,不增不减。我愿做一朵莲花,开在你怀中。谱写一曲高山流水的知音,在清幽的禅境里,寂然欢喜,默默相望。我亦愿做一朵无争的云,让你揽在怀里,忘了清溪湄畔,碧水蓝天。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懂得。

【三】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溪水急着流向大海,海浪却要重回大地。”每一次重读席慕容的诗,都有久别重逢的喜悦。那倚窗听雨的女子,小帘半卷,窗外,海棠依旧。窗内,淡烟轻绕,一本半开的经书,飘着如花的容颜。江南如梦,如梦江南。

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羞花闭月的容颜?佛曰: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没有什么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我把它赐给每一个女子,可有人让它蒙上了灰。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该怎么办?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

在深深的夏夜里,仓央嘉措的禅诗《我问佛》,隔着时空走来,感觉尘世真是一场亦幻亦真的梦,花开花谢,云来云往,迷离了众生的眼。我爱你,你恋我,我们都是彼此心里自生自灭的尘埃。花开荼蘼,陌上红尘。是落花对流水许下的诺言?亦或狂蜂对浪蝶说过的永远?

自是不得而知了。我已经忘记了所有,我是谁?君是谁?世内是拥挤的人流,世外是缥缈的烟云。山水间流动的禅意,清浅了这个夏天。

【四】

人世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为什么今生偏要在开满繁花的树下遇见你,广玉兰的芬芳弥漫,如青春的酒飘荡着醉人的梦,飘忽不定,光怪陆离。你说,欠我的,你会给我。欠你的,你一定会追回,不管隔着千年的风烟,隔着万年的雨雾。

是啊,前世的孽债,还会追溯到今生来讨还。可这世上没有不相欠的人生,在旅途上行走,两个互不相识的路人,都有可能牵系着一段莫名的因由。佛不说爱,只说慈悲,殊不知慈悲是爱的升华,他的本质就是爱。爱到无尘,爱到寂灭,爱到没有了语言。谁说禅的境界是寂灭虚无,是了然入定?其实,禅的境界也是华枝春满,天心月圆;也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禅是多情,禅亦是爱。人生的爱恨情愁,就是佛前的莲花一朵。

红尘即净土,多情乃佛心。即可在青灯黄卷下,捧一把菩提光阴,静度流年。亦可在红尘烟雨中,拥你入怀,执手相看,让莲花开在最深的红尘。我心如来,是红尘,亦是净土。清淡也好,繁华也罢,火里乘凉,雪里取暖,都超然物外,潇洒天地之中。不是口念经卷,手执念珠,慢敲木鱼,就是菩萨。烦恼即菩提,愚痴即般若,红尘中每个贪嗔痴的男女,无不是修行的菩萨。可以闲云野鹤不与红尘相争,在山水间,自在往来。也可食尽人间烟火,我到你怀里,你来我心上,爱到不能爱,恨到不能恨,静对流年,留取记忆中的暖。

佛说:“无爱不堕娑婆,无情不坠轮回 。”多少人涉过红尘欲望之水,抵达清明之境,却又低着慈悲的双目,恋恋不舍地住在红尘,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其实彼岸即此岸,不是苍生难度,而是心中的情缘难了。多少多情的男人发誓来生让自己长成牛粪的样子,而让自己的女人貌若天花。多少痴情的女子为了能让她心爱的男人在红尘路上回头多看自己一眼,而舍弃了福禄寿,落得红颜薄命。

【五】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月,我轻转过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痴情如你,彻悟如你,其实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触摸你的指尖,就是超度;贴着你的温暖,就是慈悲。忘却所有,就是铭记;舍弃轮回,就是与你日日厮守。轮回为你,寂灭也是为你;入世为你,遁世亦是为你。

淡泊红尘外,潇洒天地间。红尘就是净土,你就是我。每一次相恋,都是在菩提道场,打开一扇般若之门。每一次相爱,都是让漂泊的众生投奔,忘却时空,快乐逍遥。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 ,相爱;寂静,欢喜。”

你就是我的心上人,住在我心里,从来就没有远离,寂静,涅槃,你依然在那里。

把你的手贴在我手里,不分贵贱;把你的心溶进我心里,没有善恶。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静静相爱,永不分离。

其实道本平常,眼前的一切就是禅悟实相,万法随缘,行住坐卧都可以彻见本心。

【六】

参禅悟道,明心见性。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打开花与世界的界限,打开木与人生的界限,在有限里无限,刹那里永恒。草里也有天堂,叶子里也坐着如来,在一粒沙里见到极乐,在一粒红尘里找到净土,每一次微笑,都是尘缘,每一次妄念,都是清静。明心见性后,一切都是禅,一切都是道。

心与白云闲,意随流水去,在层林叠嶂处,搭筑了一间茅屋,就此与世隔绝。独卧白云堆,枕石而眠,就是地动山摇,一峰飞去,亦是如如不动。“常居物外度清时,牛上横将竹笛吹。一曲自幽山自绿,此情不与白云知。”跳出三界,不在五行,心无一物,何须修篱种菊?

我在红尘,亦在红尘外。我不在红尘,又何来红尘外?

爱你,想你,恋你,你是净土,也是红尘。忘你,弃你,随你,你是佛,也是魔。你在我怀中,我亦在你心中,如如不动,不来不去这就是如来。不管相爱于红尘,还是相忘于江湖,我都坦然面对,不贪不痴,不嗔不怨,慈悲对你,这就是涅槃。

在色里见空,在空里见色。 万里禅天,一窗风月。

文:性淡如菊

首发散文网:http://www.sanwen.net/subject/3664241/


© 霧裡看花 | Powered by LOFTER